法制网首页>>
          浅析检察机关办理涉重大疫情野生动物案件的思考
          发布时间:2020-07-29 10:12 星期三
          来源:法治参考

            曹仕旺

          猎捕、滥食野生动物,不仅严重破坏生态环境,也会使野生动物体内存在的有害生物或物质传染给人类,造成疫病流行。为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了《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出台了《关于依法惩治妨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重大疫情防控违法犯罪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等规定。检察机关作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一方面,要依法严厉惩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行为;另一方面,要积极稳妥探索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笔者结合检察工作实际,浅析当前检察机关办理涉重大疫情野生动物案件应注意的几个问题。

          办理破坏野生动物刑事案件应注意的问题

          为保障重大疫情防控工作顺利进行,检察机关要准确适用法律,依法严厉惩处涉重大疫情野生动物违法犯罪。

          建立完善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衔接工作机制。当前,在打击非法猎捕野生动物的执法过程中,各行政执法机关对野生动物存在多头管理、职责不清,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之间的衔接不够紧密。在疫情防控期间,检察机关要积极主动加强与公安机关和自然资源、林业、农业农村、市场监督管理等部门的协作配合,通过召开座谈会、联席会议等方式密切联系,建立信息共享、联合执法、案情通报等工作机制,形成保护和打击合力。对涉嫌犯罪依法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督促行政机关及时移送涉嫌犯罪案件,监督公安机关及时立案查处,切实防止和纠正有案不立、有罪不究、以罚代刑等问题。

          提前介入,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对于尚未提请批准逮捕或尚未移送审查起诉的重大野生动物犯罪案件,检察机关应当指派员额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引导侦查的重点是引导公安机关依法侦查,全面收集、固定证据,并对侦查活动是否合法进行监督。根据案件具体情况,就案件侦查方向、取证重点有针对性进行引导,对于不同案件情况采用不同的引导手段。当然,检察机关也不能妨碍公安机关正常的侦查活动。重大野生动物犯罪案件移送审查批捕、审查起诉后,原则上应当由提前介入的员额检官继续办理。

          正确处理好牵连数罪的问题。1)如果猎杀行为和运输、出售行为均构成犯罪的,应当实行数罪并罚;如果出于牟利为目的而先猎杀后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行为的,则应按照牵连犯的处罚原则,对其择一重罪处罚。(2)如果行为人明知既有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又有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而实施非法捕杀,而且捕杀后者也达到犯罪程度的,则应当分别定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狩猎罪,实行数罪并罚。(3)如果行为人明知既有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又有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而实施非法收购、出售,而且收购、出售后者也达到犯罪程度的,则应当分别定罪,实行数罪并罚。

          应当注意的其他问题:1)从重从快打击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在程序上严格执行刑事诉讼法等法律规定的前提下加快办案节奏,缩短办案期限;在实体上依法从重处罚,为打赢这场重大疫情防控阻击战形成震慑力。(2)准确适用强制措施。针对重大野生动物犯罪案件,要充分考虑犯罪嫌疑人的社会危险性、犯罪危害性、犯罪情节等因素,对可捕可不捕的不批准逮捕,尽量减少羁押,防止在押人员交叉感染。(3)创新办案模式。在疫情防控期间,尽量减少与犯罪嫌疑人的当面接触,对破坏野生动物犯罪案件应采取案卷书面审查、电子卷宗审查为主,通过电话、远程视频等方式讯问犯罪嫌疑人、询问证人等诉讼参与人以及听取辩护律师意见,切实减少人员流动、聚集,保障诉讼参与人和办案人员的健康和安全。

          法律规定不明确的问题。1)根据《意见》规定非法经营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包括开办交易场所、进行网络销售、加工食品出售等行为,扰乱市场秩序达到情节严重的,以非法经营罪定罪处罚。也就是说如果行为人实施非法收购、出售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达到犯罪程度的,构成非法经营罪,但是《意见》并未对非法经营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情节严重”情形作出司法解释,笔者认为可参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管辖的刑事案件立案追诉标准的规定(二)》公通字〔201023号第七十九条第八项规定,从事其他非法经营活动,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予立案追诉:个人非法经营数额在五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数额在一万元以上的;单位非法经营数额在五十万元以上,或者违法所得在十万元以上的;虽未达到上述数额标准,但两年内因同种非法经营行为受过二次以上行政处罚,又进行同种非法经营行为的;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同时,《意见》也未对非法经营非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是否存在“情节特别严重”情形以及哪些情形属于“情节特别严重”作出司法解释,这也给实践办案中带来困惑。(2)《意见》规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非法狩猎的野生动物而购买,以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定罪处罚。这里非法狩猎的野生动物是指除珍贵、濒危的陆生野生动物和水生野生动物以外的一般陆生野生动物,那么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非法狩猎(猎捕、杀害)的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而购买,是否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呢?笔者认为不构成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而是构成非法收购珍贵、濒危的野生动物罪。因为《意见》规定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是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而非法购买,以非法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定罪处罚。这种情况属于法条竞合时“特别法优于一般法”的适用原则。

          办理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应注意的问题

          正确处理检察公益诉讼与重大疫情防控的关系。检察机关要以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重要指示精神和党中央的各项决策部署为指导,坚守法律监督机关的宪法职责,在重大疫情防控大局中准确把握公益诉讼,正确处理好检察公益诉讼与重大疫情防控的关系,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

          正确处理刑事诉讼与民事公益诉讼的关系。办理重大野生动物犯罪案件,应当遵循先刑后民、刑事优先原则,严厉惩处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犯罪活动,切实防止民事公益诉讼走在刑事公诉前面的变通做法。高检院发布的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中,通过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积极践行恢复性司法理念的做法,切实发挥了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特有功能。

          正确处理行政执法与行政公益诉讼的关系。首先,要支持行政机关积极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其次,要准确把握检察机关开展公益诉讼的职能。根据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认真贯彻落实中央重大疫情防控部署坚决做好检察机关重大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各级检察机关,注意发现野生动物保护中存在的监管漏洞,积极稳妥探索拓展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公益诉讼;注意发现生鲜、肉类市场检验检疫中存在的漏洞,及时提出检察建议,促进完善相关治理措施。针对履职中发现的行政监管漏洞或者执法不到位、不作为等问题,检察机关应主动加强与行政机关沟通联系,有针对性地提出相应的检察建议,为提起行政公益诉讼作准备。再次,要准确把握负有保护野生动物职责的部门。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等法律规定,负有保护野生动物职责的部门主要有:林业草原、渔业部门主管陆生、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工作;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进入集贸市场的野生动物或者产品;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兽医主管部门、卫生健康主管部门按照职责分工负责与人畜共患传染病有关的动物传染病的防治管理;兽医主管部门主管动物防疫;海关负责野生动物和野生动物产品出入境检疫及走私查缉;破坏野生动物资源涉嫌犯罪的,主要由公安机关查处。当然,负有保护野生动物职责的还有其他部门,如高检院发布的野生动物保护公益诉讼典型案例中有三起属于行政公益诉讼案件,其中四川省绵阳市的王某某通过快递公司邮寄出售10只野生动物球蟒,检察机关向绵阳市邮政局发出了检察建议。

          应当注意的其他问题:1)在疫情防控期间,检察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应充分发挥获取破坏野生动物资源线索的优势,及时督促负有保护野生动物职责的行政机关和相关组织依法履职;(2)严格按照检察公益诉讼的法定范围办案,避免过度扩张运用。对“等”外领域的检察公益诉讼,应当遵循积极稳妥的原则,不断通过实践探索,及时总结经验和典型案例,推动检察公益诉讼有序开展。


          (作者单位:福建省龙岩市连城县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王占平

                  3d图谜画谜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