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制网首页>>
          云南西畴县以“平安文化”构建治安治理新格局
          发布时间:2020-06-28 14:21 星期日
          来源:法治参考

          本刊记者  王宇  石飞

          每天晚上干完家务,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西畴县兴街镇拉孩村委会党总支部书记刘丕荣,都会向村小组长询问村寨一天发生的大小事务,以确保村民反映的事情能及时妥善解决。

          “这个习惯,我已经坚持十多年了,效果非常明显。”刘丕荣告诉本刊记者。

          十年来,拉孩村下辖的18个村寨没有因为一起矛盾纠纷而上访,没有发生过一起案件。

          “像拉孩村这样社会治安良好的村寨,在西畴县比比皆是,多年积淀形成的‘平安文化’,已经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无形力量,深入西畴人民心中。”西畴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张庭伟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初,西畴人民在苦求温饱的探索实践中,创造了“等不是办法,干才有希望”的“西畴精神”。进入21世纪以来,西畴县在社会治安治理中,传承发扬“西畴精神”“平安文化”的同时,学习借鉴“枫桥经验”,各项工作齐头并进、多点开花。尤其是在社会转型发展、人员和资金流动加剧的近十年,西畴县实现1583个村寨连续十年矛盾不出村,1472个村2017年实现“零发案”,3次被评为云南省“先进平安县”,连续14年被评为“云南省无毒县”,创造出了“矛盾不上交、千村不发案”的平安新风貌。

          “平安文化”成为构建和谐社会的无形力量

          “千村不发案”的形成是一个历史的动态发展过程,深植于西畴人民传承发扬“平安文化”“西畴精神”的历史进程之中, 是“枫桥经验”在文山边疆民族地区传承实践的成功典范。

          文山州副州长、州公安局局长彭山介绍说,早在1955年,毛泽东同志为西畴县东升农业生产合作社的整社工作经验文章《一个混乱的合作社整顿好了》写下“按语”:“得不到党的领导,当然就要混乱。领导一加上去,混乱就会立刻停止……”当年毛主席的批示精神,在全国树立了农业合作化运动的一面旗帜,指导了合作社的整顿,东升合作社也因此名扬全国。经过半个多世纪的传承与发展,这个诞生于上世纪50年代中期的全国性社会治理样本,在西畴县形成了一种“平安文化”,成为构建平安和谐社会的无形力量。

          记者在西畴县戈木村(原东升农业生产合作社)走访看到,村里党员户挂党旗,群众户挂国旗,“家家户户红旗飘”的景象十分感人。

          20102012年,西洒——兴街二级公路修建经过戈木村,为预防修路引发矛盾纠纷,社区民警提醒施工方严格管理施工人员,做了大量矛盾预警工作。其间发生了几起因炸炮引发的赔偿,也因为预警及时、调解得当,很快就得到圆满解决。

          在戈木村委会警务室,西畴县公安局分管治安的副局长邓兴海告诉记者,多年来,历任社区民警与当地村民群众建立了和谐警民关系,依靠村民力量在警务区组建了23支联防队,加强对村民群众开展法治宣传,及时预警矛盾纠纷苗头。

          十年来,戈木警务片区治安、刑事发案率均为零。

          2018年以来,文山——天保高速公路建设经过该警务区的多个村寨,社区民警与政府驻村工作队员、综治专干联合开展因征地补偿引发的矛盾预警和调处工作,20余起矛盾都在村、镇两级得到有效化解,保持了“矛盾纠纷不出镇、社会稳定人心安”的良好局面。

          在“平安文化”的熏陶下,西畴县许多村寨逐渐形成“以违法犯罪为耻,以无一人犯罪、无一人进监狱、无一人吸毒为荣”的社会共识,广大人民群众明辨是非、遵纪守法蔚然成风。

          压实责任构建治理新格局

          在走访兴街镇拉孩村委会的过程中,记者深深感受到村干部无论是在脱贫攻坚方面,还是在社会治安治理等方面,都有很高的威望,村里发生的矛盾纠纷不出村就可以得到化解。

          2017年,兴街镇修建殡仪馆时,施工方炸炮过程中,导致工地不远处的白栗山村39户村民房屋不同程度受损。村小组长及时入户了解情况,村委会干部、综治专干、社区民警联合开展赔偿调解工作,只用了2天时间,39户村民的赔偿事宜全部化解完毕,施工方支付赔偿款合计40余万元。

          刘丕荣介绍说,拉孩村委会下辖18个自然村,村村都有联防队,寨寨都有巡逻力量,通过长期开展群防群治工作,拉孩村委会下辖的18个村寨已经近十年没有发案了。

          而十年前,该村乃至该县由于历史原因和群众法治意识淡薄,各种刑事、治安案件频频发生,贩毒、盗窃、拐卖妇女儿童等犯罪活动一度猖獗,曾被云南省政府部门亮过治安“黄牌”。

          “为改变这一治安‘乱象’,我们构建了治理新格局”,张庭伟告诉记者,全县建立、完善了“联动整合、条块协同”的基层社会治理机制,整合力量资源,层层压实责任,形成治理合力。县委成立由“一把手”任组长的综治维稳领导小组,组长、副组长挂钩联系各乡(镇),45个成员单位挂钩联系各村委会(社区),挂钩领导、成员单位分别与各乡(镇)、各村委会(社区)签订综治维稳目标管理责任书,出台《西畴县“实干”村(社区)考评办法(试行)》,将基层社会治理纳入考核内容,进一步调动基层党组织加强社会治理的积极性。

          选派9名优秀年轻干部到各乡(镇)挂任党委副书记,主抓基层社会治理工作;配备72名综治专干,负责村(社区)综治维稳工作,履行矛盾纠纷调解员、社情民意收集员、便民服务代办员、政策发挥宣传员职责。选优配强村(社区)“两委”班子,不断巩固农村基层政权,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凝聚人心、宣传发动、化解矛盾的战斗堡垒作用。

          群防群治筑牢城乡安全网

          夯实公安基础工作,加强群防群治力量,延伸警务触角,是西畴县创造和谐稳定的一个重要抓手。记者在西畴县城所在地的西洒派出所采访时,深切感受到该县群防群治工作体系在社会治安防控中的强大力量。

          “我的手机微信里有3000多个好友,其中一半以上是辖区群众。”据西洒派出所所长骆瑞峰介绍,一网友报警反映:“西洒派出所辖区内的一辆微型车形迹可疑”,派出所通过监控捕捉到嫌疑人员的影像资料、锁定嫌疑人后,经过微信群将嫌疑人和车辆图像发给各商家、群众,警方同时进行布控,当晚就在热心群众的举报和协助下将2名嫌疑人一举擒获,破获摩托车盗窃系列案7起。

          据了解,西畴县公安局现有警力远远低于云南全省平均水平。面对警力严重不足的实际,西畴县公安局党委牢固树立“警务围着民意转、民警围着百姓转”的主体思路,历经多年探索出一套“群众自管自助、邻里互管互助、集体群管群助和公安机关专管专助”的群防群治工作方法。

          在广大农村,“123”巡防模式成为常态机制,开展零星小村寨的定位巡逻,2个相邻村寨的交叉巡逻,3家为一组、3人为一班的守望巡逻,建立了“群众-治安联防队-村民小组-村委会-派出所”5级联防机制,共建成乡镇专职巡逻队10支、村民委员会义务巡逻队72支、村小组义务巡逻队1772支,全县巡防队员达6423人。派出所对社会巡防力量进行定期培训,并配发服装和装备,指导做好群防群治工作。

          当地以村组为单位,聘请建档立卡贫困户当保洁员、信息员,充分发挥其人熟、地熟、村情熟的优势,及时收集信息上报驻村民警。目前,全县共在乡镇干部、村干部、治保会、义务巡防队、治安积极分子、保洁员中建立信息员2525人。

          与此同时,针对社会转型时期矛盾纠纷不断增多的实际,西畴县积极探索社会矛盾化解新路子,依托综治专干、司法调解员等,创新推出“四诊疗法”机制:“坐班门诊”,即驻村民警深入辖区走访、收集掌握情况,在警务室坐班接受群众问题反映并组织调解;“进村出诊”,即驻村民警会同村干部、“五老”进村调解;“集体会诊”,即派出所会同综治、司法、村组集中进行调解;“上门复诊”,即驻村民警定期上门回访,让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乡、矛盾不上交。

          “片区社会治安良好,得益于群众对社会治安防范工作表现出极大的支持和配合。”西畴县公安局党委书记钟华告诉记者,近年来,在引导村民自治方面,全县各派出所通过提前介入《村规民约》的制定,将化解矛盾纠纷、参与巡逻防控、提供举报线索等重要内容纳入《村规民约》,调动广大农村群众参与社会治安和基层治理的积极性。

          在村委会,开设了售卖群众日常必需品的“幸福超市”,辖区派出所协调村委会将参与群防群治、矛盾化解等工作纳入积分管理,参与巡逻防控、矛盾化解的村民可计“工分”,凭“工分”可到村委会“幸福超市”兑换生活用品,从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农村治保、调解、巡防等组织人员无报酬待遇的问题,稳定了农村群防群治组织。同时,将违法犯罪等情况作为“文明家庭”“五好家庭”“平安家庭”等评比活动的重要指标。


          责任编辑:王占平

                  3d图谜画谜总汇